登录  |  注册

鼠窝惊现大批90后 传销走向低龄化趋势

来源:山东商报编辑:杨小二2020-07-27阅读量:12047

  李国新(左一)终于找到了儿子

  执法人员控制了该传销团伙“上课”的场所

  “被落榜”女生李盟盟之弟误入“鼠窝” 残疾父亲千里找寻

  16岁少年的15天传销噩梦

  去年8月,在河南开封,为了给高考成绩超出河南理科一本线13分却“被落榜”的女儿李盟盟讨要一个公道,四十多岁的李国新一瘸一拐地带着女儿奔走在烈日下。九个月后,这位自叹“命咋恁苦”的父亲哽咽着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求助。这次,是为了找寻疑被骗到山东滨州参与传销的16岁儿子。

  幸运的是,在滨州当地公安、工商部门的合力下,被困“鼠窝”半月的少年终于被救出。

  [求助]河南父亲千里寻子

  4月30日一早,远在河南开封的李国新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记者的电话。“又给你添麻烦了,我孩子可能被骗到山东滨州搞传销了,你看能不能帮帮我……”

  4月18日,不顾父亲李国新的反对,在江苏打工的16岁的儿子李飞扬执意去往了山东滨州。“好像是为了见一个叫小莉(音)的朋友。”

  4月29日,在地里忙了半天的李国新走到地头拿起手机时发现,儿子居然拨打了59个未接电话。“第六十个电话我接起来了,飞扬说在滨州和人打架了,对方要求私了,需赔偿四千块钱。”李国新介绍说。为了稳住儿子,李国新4月30日中午为其汇去了500元钱。“很可能是被骗去搞传销了。”李国新猜测道。

  5月1日早晨七点多,李国新约了亲戚齐明国,匆匆踏上了千里寻亲路。“我腿有残疾,一辈子没出过远门,为了孩子,真是操碎心啊!”排队购票时,家境贫苦的李国新下了狠心,要了两张动车票。

  [尝试]跳过派出所,向市级公安报案

  在济南休息一晚后,5月2日一早在记者的陪伴下,李国新又火急火燎地赶往滨州。

  因为节假日,再加上李国新说不清楚儿子的具体位置,所以5月2日一整天,李国新的寻子路都在“碰壁”。

  此前记者曾多次拨打过110报警,对方都建议先找派出所报案。但一整天的碰壁经历,让李国新心急如焚又疲惫不堪。5月3日一早,记者陪伴李国新直接来到了滨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决定跳过派出所,直接向市级公安部门报案。

  [获救]“鼠窝”中救出16岁孩子

  5月3日上午在做了笔录后,经侦支队与滨州工商部门根据李国新提供的线索进行了调查,并最终锁定了李飞扬所在组织活动的场所及规律。3日上午十点多,工商及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通知李国新来到了滨州市郊区一处偏僻农院内。

  紧随工作人员进入小院,记者看到仅十余平方米的房子内竟挤满了67名传销人员,其中不乏稚嫩面孔。

  虽然没有找到儿子,但执法人员告诉李国新,“学员”中有个叫张小莉的。

  在“小莉”的指引下,当天中午十一点多,工作人员终于将被困在该组织住处的李飞扬救出。李国新紧紧拉住儿子的手,不敢松开,至此,被困鼠窝半月的李飞扬终于重见天日。

  [震惊]90后成该传销组织主力

  穿着白衬衣负责讲课的“培训员”交代,自己是1992年生人,老家洛阳。16岁的李飞扬告诉记者,骗自己来滨州的小莉也只有19岁,在这个67名传销学员的组织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5岁。

  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这群孩子似乎对此毫不在乎,而是三五成群的结伴散去,有的甚至和着手机中正播放的音乐连蹦带跳。

  已经从事打击传销工作五年多的滨州市工商局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证实,近年来,一个让人不安的事实是,传销低龄化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对话李飞扬

  “我以为这辈子完了”

  虽然只有16岁,但李飞扬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倔强。从鼠窝中被救出后,面对老泪纵横的父亲,他也一直红着眼圈紧咬嘴唇。在和记者独处二十多分钟后,伴着滴下的大颗泪水,他和记者讲述了半月的遭遇。

  记者:当时是怎么来滨州的?

  李飞扬:我和她(小莉)不是网友,以前一起打工就认识。前阵子她说在滨州一家服装厂上班,约我来玩,我就来了。4月18日来到后,她和另一个朋友带我玩了一天,没钱后才带我去的那里(传销窝点)。

  记者:刚才第一眼见到你父亲时,看你好像不是很高兴?

  李飞扬:我以为他(李国新)自己来救我呢,担心他有危险,(哭)所以想叫他早点走。

  记者:什么时候才明白过来?

  李飞扬:出门后看到有人照相,知道可能有记者,有公安跟着一起来。

  记者:他们打你了吗?

  李飞扬:没有。只是整天给我上课,逼着我打电话问家里要钱。他们还以我的名义给爸爸发短信,也是催着赶紧打钱。

  记者:有没有想过逃跑?

  李飞扬:想过。第一次来这里,我一看全是地铺,乱糟糟的,我就猜可能是搞传销的。后来手机被他们拿走了,钱也没了,整天穿着拖鞋,想跑也跑不掉。(哭)以前听说有人被关七八年,我以为也跑不掉,这辈子完了。

  记者:在里面的日子怎么样?

  李飞扬:(摇头)不怎么样,每天六点多起床,喊口号。交钱了的去上课,剩下两人留下看着我。(沉默)我恨她(小莉),那么信任她,她居然骗我。

  记者:回家有什么打算?

  李飞扬:没什么打算。爸爸不让我再出来了,我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吧,帮帮家里。

- END -
鼠窝惊现

特别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包含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都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删除400-6665-030。

相关文章